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明末边军一小兵最新章节

第一卷 烽火台小兵 第454章 夺炮

明末边军一小兵 | 作者:老白牛 | 更新时间:2017-06-12 07:20:28
推荐阅读:艳满杏花村我的美女老师隐身侍卫天才相师柯南世界里的巫师都市之全能至尊不死武尊校花之贴身高手都市大仙君宝鉴
    炮弹呼啸,一颗圆滚滚的实心铁球,自清兵阵地而来,一切环丘陵而列的唐通军与马科军,都心惊胆战地看着这颗炮弹落下的方位

    轰的一声巨响,这颗炮弹激射在丘陵上,激起了大片的泥土由于炮弹是落在斜斜往上的丘陵坡地上,所以虽然高高往前弹起,不过落下后,往下滚了几滚,就不再跳动了

    全军上下都舒了一口吻,唐通与马科,也异样呼了口吻

    炮弹就离他们的中军阵地不远,按二人的军阵布置,这片丘陵上,聚满了二镇正兵营的骑兵与冷兵器手一个千总一个千总的距离,每个千总间,分隔得很开,当时军阵布置都是如此

    近两万人的军队,沿着丘陵上方与前方,布满了一个又一个小方阵,从北到南,黑漆漆的都是盔甲兵器旗帜丘陵下的平川上,则是一个个车阵,略成弧形的围着丘陵,以炮手、铳手、火箭手守护

    丘陵的北端,以唐通辖下一个游击守护,布以战车拒马,所处地形较平整他们这些镇内游营、参营的游兵,援兵,当然不能够与正兵营一个待遇,炮灰与较风险的义务,自然由他们先上,所以聚在中心

    而丘陵的北端,有能够遭受来自北面乳峰山清军的首先攻击,算风险的地段,却由唐通部守护显然的,唐通与马科虽然称兄道弟,不过二者也不能够享用相反的待遇,这是实力作用使然

    这颗炮弹,落在骑兵大阵的前方空地,未伤一人一马,唐通与马科哈哈大笑,马科抚着本人的两撇鼠须轻蔑地道:“鞑子的火炮不过如此”

    唐通奉承道:“这也是马帅高瞻远瞩,把军阵布置在丘陵上,让鞑子的火炮得到了作用与威力”

    二人又相互追捧,然过不了多久,清军阵地炮声轰隆猛烈

    那边的丘陵高地上又腾起了大股稠密的硝烟,随后数十颗庞大的实心炮弹呼啸而来清军的火炮,此时调低了射度,不对向丘陵,却是对向了丘陵前方布置的各个车营

    轰隆隆声响,大颗大颗的炮子,落在了车营前后,它们或是射空,弹跳起来也没撞到人马或是直接射在或撞在二镇的战车上,将那些战车击成碎片,横飞的尖锐木刺让身后中招的炮手翻腾嚎叫

    又或炮弹射入略后的铳手阵地或是二镇参营游营的冷兵器阵地,在干燥稳固的地面上奔跑腾跃带起阵阵残肢血雾一工夫,哭嚎声四起,前方车营战士大乱

    看他们的惨样,布在丘陵上的二镇正兵营战士,也是一阵阵骚动,很多人面如土色,鞑子火炮,太凶猛了

    唐通看得呆若木鸡,神色惨白,随后他想起什么,大叫道:“对,鞑子有炮,我们也可以开炮”

    马科没了先前的从容,说道:“他们的炮远在二里,我们车营的佛郎机,打不了那么远现大明军中,除了神机营的火炮,怕是王斗的炮军营,也打不到他们”

    唐通如捞到救命稻草,说道:“对对,神机营的火炮,我们快去洪督那求援,让神机营将火炮拉下去”

    马科阴恻恻道:“唐将军忘了,神机营的火炮,早援助杨国柱,李辅明去了”

    唐通怒声道:“杨国柱,李辅明要援助,我们就不要援助了?难道我们二镇的兵马,是后娘养的?”

    马科冷哼一声:“怕在洪督心中,我们就是后娘养的”

    二人还在争议,清军的炮阵,又啸声四起,大波大股的炮弹,带着恐惧的尖啸声响,激射过去

    这波炮弹,气势猛,由于清军运用了群子

    数百颗炮子横飞,便是炮子威力有大有小,射程有前有后,但大多射入明军阵中有数实心铁球劈头盖脸过去,乱射、乱弹、乱滚、乱跳、乱砸,不时有战车与军阵中招,四处是血肉横飞,碎屑飞扬

    前方几个车营的明军,落炮之处,己经是哭爹喊娘,兵士四处乱跑,波及旁人一阵阵骚动

    其实清军火炮气势虽猛,但给二镇军士,形成的实践伤亡并没多少

    由于近两万人,二镇的军阵,排了有几里远,每个小阵中,还隔着空地只是这个时代,火炮,就是无法抵挡的力气,特别在光站着做靶子,光挨打不能还手的状况下,那种恐惧,被放大了有数倍

    特别旁人的惨样,是会传染的,屡屡一个军阵骚动,就波及旁边有数人,特别在兵士们不能严守纪律,战力不锐的状况下

    而且显然的,明军挨炮的阅历,没有清军丰富,这免疫力是低下

    看着清军火炮一波接一波,己方军阵的骚乱不断加大前方几个车营的将官,也拼命前来请示,他们该如何办才好,难道就这样不断干站着,等着挨炮?再这样下去,将士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几个车营的将官,颇有怨言,正兵营倒好,布在丘陵上,鞑子火炮对他们要挟不大,他们就遭殃了若部下打完,他们当前在大明怎样混?这两个杀千刀的总兵,会不会趁机吞并他们的兵马?

    有些脾气火爆的将官,言语中对唐通、马科二人颇不客气

    二人大怒,不过临战关头,也不益处置他们,只在心头寻思,日后再找他们算帐

    弱小压力下,二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与身旁各亲将,想了一个又一个主意,随后又被一个个推翻,却拿不出一个实践的办法

    好在清军火炮告一段落,众人松了口吻,然随后受伤战士的哀嚎哭叫声不断传来,又让人心慌意乱

    清军这几波炮火,也不知形成多少人伤亡,可怕的是待他们火炮散过热后又会再次开炮他们从容不迫,己方是挨炮的对象,就没有那么舒坦了

    山海关总兵密云总兵吩咐中军救治,将死者伤者抬到丘陵前面去看着一个个伤亡者抬下去,不是断手断脚就是支离破碎,有些人甚至被扫为两断,肠子与粪便流了满地,看得二人胃中一阵翻腾

    必须想出办法了,否则清军炮阵再次开炮,前方几个车营,**不离十,都会崩溃逃跑

    唐通皱着眉头想了想,对马科说道:“马帅唯今之计,只能让车营撤离了,让他们退到丘陵前方去”

    马科摇头说道:“没有车营在前若鞑子攻阵怎样办?而且你知道这些丘八的德性,你让他们退万一他们趁机跑了怎样办?”

    唐通一想也对,没了车营,光凭正兵营,己方很难挡住鞑子铁骑的攻击而且他了解本人镇内各将,此时或许还可坚持下去,若一下令前进,那股气一泻,说不定他们就溃散了

    唐通烦恼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样办?”

    马科抚着本人的两撇鼠须,瞭望清军阵地,目光深沉:“独一之计,只要夺炮了”

    唐通一愣:“夺炮?”

    马科道:“不错,夺炮”

    他说道:“看对面的鞑子阵地,大部分是汉军旗的二鞑子,他们多是步军,还是鸟铳手真鞑子的骑兵也不多,看样子不会过四千,而我们二镇骑兵加起来有多少?怕有八、九千,近万的,是他们的几倍”

    “只需我们骑兵快冲过去,冲到炮阵面前,二鞑子的火炮鸟铳能挡住我们?到时夺了炮,可是难得的大功啊”

    唐通一工夫极为心动,是啊,夺了炮,的确是难得的功劳,那可是几十门红夷大炮,哦,还有几十门红夷小炮说不定此战上去,本人就可以连升几级了

    他一咬牙:“饿死胆怯的,撑死胆大的,干了”

    不过随后他眼中显露精明的神情:“那谁去夺炮?”

    马科看着唐通,眼中显露极为欣赏的神情:“唐将军所部极勇,屡屡擒斩多功,本帅是极为佩服的这夺炮的重担,当然要交给唐将军了,唐将军不出,奈苍生何?”

    唐通眼中显露惭愧的神情:“马帅这样夸奖唐某,某愧不敢当啊”

    他说道:“论起行军打仗,马帅才真正算得上历练谋国,办事老到这夺炮之功,末将岂敢抢了马帅的?马帅需当仁不让,挑起重担,为我大明,再立功”

    二人好一番扯皮,最后只能议定,二人一同去

    他们紧急招来二镇各车营的将官,商议此事,由于二镇正兵营骑兵异样出击,所以各人也赞同了而且经过火析,夺炮,这比光站着挨打强多了,而且胜算也大多了

    清军开炮在即,众人顾不上多扯,决议各营的骑兵全部拉出,算计有九千多骑分为数波数阵,两个方向,一攻炮阵,一防患清骑能够的侧击

    经议定,唐通部,由正兵营一参将带领,领镇内各营骑兵算计四千,防御清阵那边的骑兵

    马科部,由正兵营一副将带领,领镇内各营骑兵五千多,攻打清军的炮阵

    唐通心中不悦,这夺炮看来胜算极大,而马科仗着本人兵多将广,不容分说,就将功劳的大部分夺去了这由他部攻打清军炮阵,到时他夺下炮阵,又会分多少火炮给本人?

    不过实力不足,唐通哪争得过马科,只得忍无可忍还在马科面前,吩咐出击部下,需严密配合,好好护住山海军的侧翼防止清骑能够的攻击,使得大军顺利夺到火炮,击溃敌人

    密密骑兵,在丘陵车营前方布阵,其中马科军在前,唐通军在后

    骑兵,向来是大明各营的精髓,他们战力出众,衣甲具有,根本上都是职业军人,饱经战阵,战场拼杀技艺并不缺乏

    特别此战都是二镇正兵营骑军打头阵,余下各营骑兵也没有怨言,此战己方胜算又大,所以个个摩拳擦掌,刻不容缓想犯罪了

    他们列了好大的人海,明军尚红这些骑兵个个身着鲜红长身罩甲,又有着臂手加上密密旌旗,如林长枪刀棍一股气势,立时绵延开来

    对面的清军,本来要开炮的不过见明军骑兵大众出来,不由愣了一下,预备的炮火,也没有发射了显然要预备对付,这些将要来临的冲阵骑兵

    马科与唐通,都对各自出战的正兵营将官细细吩咐

    二营一个参将,一个副将,都是二人亲将,都拍着胸脯保证让二位大帅静候佳音便是,他们一定会犯罪得胜归来

    他们豪气冲天,策马离开己方骑军大阵

    马科正兵营副将马智勇也算马科一个族亲长得高大魁伟,满脸的横肉下面布满了刀疤箭伤,显然也是饱经军伍的一员大将

    他在阵前放马狂奔,大声咆哮:“儿郎们,随我杀奴”

    有数的骑兵举起兵器咆哮:“杀奴”

    “随我夺炮”

    又是有数的呼啸声响:“夺炮”

    马智勇一声大吼,首先策马奔出,身后是他的一些家丁,高举着大旗

    随后又是密密骑兵,他们先快步而行,近了一里时,是策马狂奔铁蹄击得地面猛烈抖动,数千匹山海军战马,聚集成奔腾的激流,滚滚向前

    他们身后两百多步,又是唐通的骑兵,作为策应,防止清骑能够的攻击

    万马奔跑,炮弹呼啸,清军不断开炮,从二里远时,那四十门红夷重炮就不断轰击

    密密的实心铁球,如闪电般擦过,不断击打在明骑冲击阵列中,发出了噼啪的声响,接连有明军的人马被撞成血雾

    人的惨叫声,马的悲鸣声延续响起,不过明军持续行进,特别进了一里时,骑兵的冲锋度放慢

    若全力冲击,骑兵冲过一里的工夫不多,一秒可奔十米,一里路程,需求不到一分钟

    到这个时分,清军炮阵,除了丘陵上的四十门红夷重炮,还有布在丘陵前的,数十门红夷大炮也开炮了,它们打三、五斤的炮子

    火炮呼啸,在清军大炮的交织轰击下,冲锋的明军骑兵,伤亡颇大

    不过明军仍在呼吁冲锋,马智勇举着本人的马槊,一直冲在最前面

    大小炮子,不时从他身旁擦过

    铁蹄翻腾,烟尘冲天,转眼间,大股大股的明军骑兵,就要冲到清阵的前方

    可以看出,他们的阵地,也是起了一阵阵骚动

    就要进入百步时,炮声巨震,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被掩盖在震耳欲聋的炮响声中

    大股大股凌厉的硝烟与火光腾起,汉军旗铳阵前方,盾车前一切的红夷大炮发射霰弹,密密层层的弹丸射向前方,覆盖了前方一百多米,左右一、二千米的范围

    有数的人马嘶叫,不知多少冲来的明军骑兵,血箭从他们身上,还有下面的马匹中射出很多人由于中了过多的弹丸,而被打爆四裂开来

    带头冲锋的马智勇,还有身旁身后一些家丁们,当场被那些霰弹,打没了

    随在他身后身旁众多的明骑,也齐刷刷倒下大片,战马嘶鸣中,许多骑军,浑身浴血或不知所措,或被庞大的火炮轰鸣声,震得双目发直,策马茫但是立

    紧随火炮声响,排铳的声响响起,密密的盾车上,伸出一杆又一杆的鸟铳,前层射击的鸟铳,竟达到二千杆

    盾车前方,一切红夷大炮发射霰弹后,那些炮手,慌忙躲入军阵中,而汉军各旗的铳阵,立时发射

    又是浓重的白烟腾起,两千杆鸟铳的齐射,前方众多不知所措的明骑倒下,此时他们再没有了冲锋的势头,成为了汉军鸟铳兵们的大大靶子

    三层射击后,不知多少明军人马倒下,前面的骑兵们,再没有了行进的勇气

    他们以为,以前的清国铁骑是恶梦,如今发现,他们的火炮与鸟铳,是恶梦

    众多的明军骑兵大声狂叫,拔马回逃,只想离那些鞑子的大炮与鸟铳,远一些

    看前方马科军的骑兵逃跑,前面的唐通部骑兵,也慌张逃了回来

    一工夫,明军轰轰烈烈的夺炮举动,宣告失败

    ……

    而在前方,看着有数的骑兵狂叫回来,似乎神情崩溃,丘陵上的马科与唐通呆若木鸡,这……这是怎样回事?

    马科其实看得清楚,前方战事,也根本看在眼里,鞑子的火炮与鸟铳,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真是难以想象的凶猛

    这次的夺炮举动,己方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而且这次夺炮,主力还是本人镇内的骑兵在对方打击下,所部损失有多少这些都是他镇内的骑兵啊,大部分还是本人正兵营的骑兵

    没了这些骑兵,本人算什么?还是一镇总兵吗?

    特别,本人的亲将,族人马智勇,好象当场阵亡了,这让他如何向亲族交待?

    马科的脸皮猛烈哆嗦着,再没有往日作出的镇定,从容,抚着两撇鼠须的手是不断颤抖

    猛然他啊的一声惨叫,擂着胸脯嚎哭,他泪如雨下:“没天理啊,鞑子的铳炮,比我大明还凶猛,真是老天无眼啊,呜呼哀哉”
明末边军一小兵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mmbjyxb/,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天才相师全能弃少我当鸟人的那几年神藏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超级透视莽荒纪抓鬼小农民透视高手火影之恶魔法则